溫江法檢
  成都商報記者 周茂梅 攝影報道
  核心
  提示
  高速開口有何後果?
  1
  財產損失
  犯罪團隊每破壞一處護欄造成的損失均超過5000元,根據公安機關共查獲的12起偷逃案件計算,直接經濟損失超過6萬元。除了維修成本增高外,對於大貨車偷逃過路費的損失,則無法計算。
  2
  安全威脅
  逃費車輛基本為重型貨車,車身長、轉彎半徑大,逃費現象集中出現在凌晨2至4時,由於駕駛員視線不良,加之疲勞駕駛,貨車在駛出高速公路時必然對後方正常行駛的車輛構成直接的安全威脅,一旦沒有及時發現和避讓,極易引發群死群傷的重大交通事故。
  3
  法律責任
  私自拆卸高速路護欄的犯罪分子,帶領重型貨車從非正常出口下高速,危及不特定多數人的人身、財產安全,涉嫌危害公共安全犯罪。
  偷逃過路費的司機,其行為同樣涉嫌犯罪,如果在逃費行為中發生交通事故,司機會涉嫌構成交通肇事罪。
  昨日,溫江檢察院對外公佈了四川首例因私拆高速路網偷逃過路費案件的審判情況:被告人劉某某,因私拆高速路網放行貨車偷逃過路費,被判破壞交通設施罪,判處有期徒刑3年。
  成都商報記者深入調查發現,這起個案只是一個縮影,這類犯罪行為已在成溫邛高速上頻頻上演,持續一年多。成溫邛高速作為一條從普通公路基礎上修建的高速公路,其高速路路面與成溫邛公路在幾十公里範圍內多處平行,這也成為了犯罪分子私拆路網放行貨車的重點路段。
  作案手段隱蔽、作案人員與巡查人員上演“聲東擊西”、尾隨報複巡邏人員……昨日,成溫邛高速公路安全部負責人向成都商報記者講述了他們與私開高速護欄逃費行為展開的複雜並充滿危險的博弈背後。
  □縮影
  四川首案 高速上私開口子被判3年
  安岳人劉某某,於2013年加入以“剛娃”(身份不明,另案處理)等人組成的犯罪團夥,專門在高速路上私開口子,帶過往車輛偷逃費用。按照團夥的安排,劉某某除了參與拆卸高速路護欄外,主要負責在高速路服務站“拉客”、帶路。見大貨車進站,劉某某就主動上前搭訕,問對方願不願意走“便道”,只需要300到500元的“口子費”。
  2013年8月2日凌晨,劉某某與“剛娃”商量好後開始作案,將兩輛欲逃費車輛帶至服務區等候,隨後劉某某被送至正在開口子的地方。正在擰護欄螺絲的男子和劉某某被路政巡邏人員發現,劉某某逃跑未果被當場抓獲,而其他3人目前仍在逃。
  據法院審理查明,劉某某從2013年6月開始,先後8次帶貨車逃避過路費,並從中獲得了共計1210元的帶路費。近日,溫江法院經審理後,以破壞交通設施罪判處其有期徒刑3年。據溫江檢察院辦案檢察官介紹,此案是全省首個因私拆高速路網放行車輛逃費的刑事案件;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同樣在成溫邛高速作案的4人犯罪團夥,已被提起公訴。
  □猖獗
  從隱蔽作案到砍傷巡查隊員
  據辦案檢察官介紹,近兩年來,犯罪團夥在成溫邛高速路上頻繁作案,並且形成了不成文的“規矩”:拆卸護欄開口子和拉生意的人分工負責,拉生意帶車的人如果是開口子團夥的成員,就不再單獨收取“帶路費”,由團夥集中收取300到500元不等的“口子費”。如果帶路的人非本團夥成員,則需要向帶路的人支付100元/車的“帶路費”。“兩個團夥之間還相互照應,通風報信。”檢察官稱。
  從2013年4月開始,成溫邛高速的巡查人員陸續在成都至溫江段發現,高速路波形護欄和防護網被拆卸的痕跡。“最初我們懷疑是盜竊,但這些被拆卸的護欄並沒有被帶走。”成溫邛高速公路安全部負責人祁勛向成都商報記者介紹,巡查人員還在部分被拆卸的口子上發現了大貨車車輪印,據此發現有人私拆高速路網偷逃過路費。
  最初,作案人員都是隱蔽作案,提前把護欄和防護網的螺絲擰掉,等逃費車輛到達現場時再拆卸,放行車輛後將護欄還原。在利益的驅使下,從2013年6月開始,犯罪團夥開始改變作案策略,同時在高速路的多個易發點打開口子,藉著巡查人員重點巡護被開口路段時,作案人員卻選擇一個不被重視的路段,臨時開口放行,以躲過巡查人員的巡邏。
  去年10月3日凌晨,路政巡查車被犯罪團夥駕車跟蹤,當巡查至溫江踏水跨線橋附近,趁2名路政隊員下車清除障礙物時,4名手持砍刀的歹徒伺機報複,打碎了巡查車的車窗和車燈,砍傷了路政隊員。
  □防範
  配備防刺背心 增設水泥墩
  成溫邛高速路上瘋狂私拆護欄偷逃過路費的情況,引起了成都市政府安全生產委員會辦公室(以下簡稱成都市安辦)的重視。
  去年7月8日,成都市安辦組織公安、交投集團和高速路公司,就打擊專項行動形成會議紀要,成立專案領導小組,要求各部門聯合執法,分工負責,開始全面整治。
  高速公路巡查人員配備了防刺背心、防割手套,防範犯罪分子的暴力反抗。“在嚴厲打擊的同時,也要加強預防。”高速路公司安全部負責人祁勛向成都商報記者介紹,高速公司對12個易發點進行了改建,在高速路邊增設了密集的防撞水泥墩,“下一步還將增設監控設施,實行全程監控,及時發現違法犯罪行為。”
  司機們註意
  經過這些點位時
  更要謹慎
  成都商報記者瞭解到,逃費車輛基本為重型貨車,車身長,轉彎半徑大,逃費現象集中出現在凌晨2至4時,由於駕駛員視線不良,加之疲勞駕駛,貨車在駛出高速公路時必然對後方正常行駛的車輛構成直接的安全威脅,一旦沒有及時發現和避讓,極易引發群死群傷的重大交通事故。此前的6月2日和7月2日凌晨,在成溫邛高速公平路段和文家場路段,共發生兩起交通事故,分別造成一人重傷、一人死亡的嚴重後果。
  成溫邛高速易發拆卸點
  1、溫江至成都方向(文家人行天橋)K2497+300M(左側)
  2、溫江至成都方向(公平正宗村)K2500+20M(左側)
  3、成都至溫江方向(公平正宗村)K2500+100M(右側)
  4、成都至溫江方向(公平正宗村)K2500+50M(右側)
  5、成都至溫江方向(青龍跨線橋)K2505+900M(右側)
  6、溫江至成都方向(文家人行天橋)K2497+400M(左側)
  7、溫江至成都方向(距溫江高速入口約200M處)K2503+300M(左側)
  8、成都至崇州方向(青龍橋)K2505+800M(右側)
  9、成都至崇州方向(羊馬太平路口處)K2518+400M(右側)
  相關鏈接
  2012年 濟南市中級人民法院判決了最大一起私開口子偷逃過路費案件,對32名犯罪團夥成員分別判處5年至20年不等的有期徒刑。據山東高速股份有限公司不完全統計,自2006年至2009年,每年損失過路費超過1000萬元。  (原標題:帶貨車逃費 成溫邛高速屢遭開口)
創作者介紹

歐風古典傢俱

up75upwwn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